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软弱的一面

作者:铁马飞桥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无敌剑魂最新章节!

    各方议论,都传入林奇耳里,没有现身,基本了解了事情始末。

    身体一晃,消失在原地,前往天一宗。

    当年借助天一宗禁地,顺利进入天星楼,离开灵竹大陆,对天一宗还是有些愧疚。

    主要是师父跟大师兄还有二师姐,他们对自己,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认识时间不久,付出的感情,如同一座大山压在心头。

    所过之处,一片疮痍,山门都被打裂,守山弟子也没有。

    一些房舍破损,三三两两的弟子有气无力的聚集在一起。

    还有大量的死亡之气,弥漫虚空,这几日战斗,天一宗损失好几百名弟子,没伤及根基,但是后日一战,关乎存亡。

    南宗跟薛家,要发起总攻,一决胜负!

    “南宗这帮混蛋太不是东西了,当年要不是天一宗饶他们一次,岂能有今天。”

    几名弟子义愤填膺,发泄心中的怒火,已经被囚禁好几日时间,出也出不去,整个西莫城都被堵死了。

    “大不了跟他们拼了,想要灭掉我们天一宗,他们也讨不到好,肯定是玉石俱焚。”

    不少弟子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

    事已至此,没有缓和的余地,拼到最后,就是两败俱伤。

    “我听说南宗从邪月星请来了高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真的跟南宗死拼,我们还真不惧,如果是邪月星来了高手,那就未必了。”

    一名九品帝王这时候悠悠的说道,语气之中,带着一丝落寞。

    当年帝王,何其的尊贵,如今像是猪狗一样,生活在底层。

    林奇闲庭信步,穿梭在天一宗,这里环境他并不陌生,相比起几年前,落寞了很多。

    “也不知道宗主怎么想的,南宗要交出林奇,为何死活不肯交出,这么些年过去了,纵然闭关,也该出关了吧。”

    林奇突然停住脚步,没想到还有人记得自己。

    当年拜师大典上,林奇让南宗吃了一个大亏,颜面尽失,对林奇那是恨之入骨。

    从林奇离开之后,争斗不断,一点点升级,演变到了生死相向。

    “这也怪不得宗主,当日那种情况,换成你该怎么做,纵然没有林奇,南宗就会跟我们和好如初?”

    有人反驳一句,回忆当年的事情,有人唏嘘,有新加入的弟子,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是,当年要不是林奇在留下那些剑诀,我也参悟不到剑道奥义!”

    林奇临走之前,在崖壁上留下一套剑诀,让无数弟子受益,参悟到了至高无上的剑意。

    很多破败的地方,让林奇双拳紧握,浓郁的杀意,从他身上泄露,引起许多人注意。

    “这位师兄,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分别好多年了,林奇容貌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当年脸上充满稚嫩,现在整个人看起来,阳光还带着一丝老练。

    “我才加入不久!”

    也许是因为大战关系,那些弟子也没仔细盘问,继续谈论去了。

    林奇继续穿梭,很快来到当年居住的山峰。

    鼻子一酸,两滴清泪从林奇眼角滑落。

    他自认不是心软之辈,也不是矫情的人,更不会因为一丝情感,而泄露内心真实想法。

    磨砺这么多年,早就做到了无欲无求,但是这一刻,林奇哭了,眼泪止不住。

    每个人内心都有柔软的一面,只是没有触及罢了,林奇也是一样。

    当年居住的山峰,跟离开的时候,完全一样,连那些杂草都被清理出去,院子依旧,只是变得破旧了一些。

    还是干干净净,踏进屋子,里面一尘不染,应该是每日都有人前来打扫。

    摸着熟悉的桌椅,睡过的炕铺,林奇深吸一口气,将内心的情感收敛起来。

    “师父……”

    喊出两个字,林奇有些哽咽,不知道该说什么,真想现在立即扑到师父怀里,诉说这几年的思念。

    天一宗大殿!

    众多高层齐聚一堂,正在商议后日大战,李忠平身居高位,这时候鼻子突然一酸,不知道怎么回事,内心好像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

    接着目光朝林奇这座山峰看过来,徐江就站在身边,罗英站在左侧。

    “师父,您怎么了?”

    罗英心细,刚才感觉到师父内心有波动,朝师父问道。

    “没事,刚才我们说到哪里了!”

    李忠平有些心不在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那一刻,好像抓到了什么东西,却又说不上来。

    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禁地,彻底封死,隔绝了跟外界一切联系,代表那个人也不会在回来了。

    其他长老满脸愁云,自然也没注意李忠平的表情变化,继续商讨大计。

    在院子里面坐了整整一天一夜,林奇回忆了太多东西。

    虽然短暂,在天一宗,林奇享受了父子般的待遇,兄弟般的情意。

    徐江可以为了师父,踏入狂沙谷,摘取雪绒花。

    师父可以为了他,跟天下为敌,自认能有几人做到。

    一直等到黑夜降临,林奇这才悄无声息的隐匿身躯,不知道前往何处。

    在天一宗山脉外面,一道人影急速穿梭,谁也不知道。

    “南宗、薛家,后天之战,我要让你们血染苍穹!”

    人影打出一道道手印,融入到虚空之中,这是囚龙阵,林奇打算要困死每一个人。

    用了半夜时间,全部做好,随后身体一晃,离开了天一宗。

    南宗区域,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降临。

    大部分精锐都抽调,留下都是普通弟子,还有几尊长老看守宗门,几乎是空虚。

    黑影长驱直入,很快进入南宗核心地带。

    “谁闯入我南宗!”

    留守的几位长老这时候发现了,因为黑影压根就没打算隐匿气息,如果隐藏,纵然是一品地仙,也感知不到。

    “死!”

    手指一点,两尊高级瑶光境长老瞬间炸开,化为血水,连尸体都没有了。

    接下来一座座院子扫过,只要是南宗弟子,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不是林奇无情,是真的触及到了他的逆鳞,天一宗因为自己,受损这么严重,必须要十倍偿还。

    一个时辰,天一宗无一活口,至于宗门宝物,林奇一样没取。

    这些世俗东西,已经引起不了他的兴趣,哪怕是九天剑宗也不需要。

    趁着黑夜,黑影消失了,进入薛家。

    一样是毫无征兆,薛家长老还不知道是谁,就莫名其妙的死亡。

    做好了一切,天色已经亮了,明日就是大战,南宗跟薛家,整装待发,天一宗所有弟子也打起精神,做最后的准备。

    秋家来了一百多高手,隐藏在暗中,等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立即出手,希望能起到奇兵的效果。

    一切就绪,最后一日,无数高手,从四面八方赶来,包括大量魔族。

    都来见证这场旷世大战,从明天开始,就有一个超级大宗门,从灵竹大陆除名了。

    一些跟天一宗交好的宗门,不论是掌门还是护法都来了,摇头叹息。

    “宗主,我们真的不出手相助吗?”

    来了十几个宗门,最少有一半跟天一宗关系不错,此刻都选择了中立。

    “没有办法,如果单纯天一宗跟薛家,不足以灭掉天一宗,重要是南宗从邪月星请来了高手,那可是实打实的地仙,再多的人也没用,唉……”

    说完,人群传来一阵阵叹息。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众人心里清楚,南宗一旦巴结上了邪月星,以后这些宗门都不好过。

    今天是天一宗,也许明天就轮到他们,迟早灵竹大陆人界,会被南宗一统。

    眼前的形势,对天一宗不利,对全天下都不利,却没有任何办法。

    邪月星高手前来,作为南宗后盾,难怪这些宗门投鼠忌器。

    “我们也可以联系邪月星吧,请求其他高手前来,压制南宗。”

    有人不服,也想前往邪月星,对付南宗。

    “太难,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地仙老祖,我们都是凡人,这次南宗也是走运,也不知道得到什么宝物,送给这个地仙老祖,才请来替南宗坐镇。”

    无数交流,除了叹息,就是无奈。

    地仙老祖在普通人眼里,那是高高在上,永远不可企及。

    灵竹大陆晋升星球,也有好几年时间了,现在连半步地仙都没有出现,何况是真正地仙。

    底蕴还是太浅,没有百年时间,打造不出真正的高手。

    时间一点点流逝,每个人心都揪起来,过了今晚,明日就是决战,注定血流四海,尸堆千里。

    这一切林奇都不知道,他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安安静静的躺下。

    夜里他做梦了,梦到师父那慈善的面容,梦到大师兄那大大咧咧的面孔,二师姐细腻的照顾。

    一切的一切,在林奇脑海之中回荡。

    睡得犹如婴儿,非常安详,这么些年,从未睡得这么香过。

    等到第一缕阳光投射进来的时候,林奇睁开双眼,发现眼角还挂着两滴晶莹的泪珠。

    “主人,你昨晚哭了!”

    嫦娥护法了一晚上,昨晚林奇所有的表情,她都看在眼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嫦娥也感觉到了心痛。

    这些年林奇过的有多累,别人不知道,嫦娥却非常清楚。

    “胡说,昨晚风大,让沙子迷了眼睛!”

    拿出一枚净水符,将身体清理干净,换了一套衣服,整装出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