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强势站出

作者:铁马飞桥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无敌剑魂最新章节!

    在玄羽宗地盘,怀云天必须要压制火气,他是为了亲事而来,也不想闹得太僵。

    “你在威胁我,信不信我将你们父子两全部杀了,你也知道,玄羽宗规矩对于我来说,形同虚设。”

    女魔头突然站起来,搓了搓手掌,大有准备干架的趋势。

    林奇跟白霜相视一眼,从彼此眼神之中,看到了苦笑。

    “我的好九师妹啊!你就不能消停一会。”

    董宗主赶紧冲过来,摁住了女魔头,让她在折腾下去,估计大殿都会被捅破。

    怀云天气得差点吐血,却还说不出来,因为他没有任何把握,能从女魔头手里逃生。

    “董师兄,我给你一个面子,今天这件事情,必须要说清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过来跟我徒弟强媳妇。”

    女魔头直接下了调调,定下林奇跟白霜之间婚事。

    这让董宗主及在场所有人,一头黑线,这都什么跟什么。

    “九师妹,你在胡说八道,我会出示宗主令牌,请你离开大殿了。”

    董宗主拿出威严,如果在胡说八道,直接请她出去。

    “好好好,你们继续谈,我就坐在这里。”

    听到出示宗主令牌,女魔头老实很多,乖乖的坐在一旁。

    “怀家主,让你见笑了,这是一枚疗伤圣药,送给令公子,治疗身体伤势。”

    董宗主深知九师妹的秉性,刚才一掌肯定不能轻了,估计掉了几颗牙,怀子汤不敢吐出来,只能咽下去。

    打碎牙齿往下咽,难怪怀子汤眼神之中,杀意凌然。

    “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送给外人,我徒弟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他,这枚丹药我就笑纳了,替我徒弟谢谢你,怀家这么大家族,不缺这种低等疗伤药,怀家主你说是吧。”

    这最后一句话,是说给怀云天听得,一手抢过这枚丹药,塞到林奇手里。

    “白姑娘说的没错,我们怀家不缺疗伤丹药。”

    怀云天恨得咬牙切齿,话都被她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总不能出手去抢。

    平白无故的得到一枚疗伤圣丹,算是意外之喜,赶紧收起来,反正已经得罪了,多赚点好处才是真的。

    董宗主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所有的思绪,被女魔头的到来,彻底打乱。

    “现在人也来了,我们是不是该谈正事了。”

    以免女魔头继续捣乱,怀云天赶紧说道。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怀家父子来的目的,收敛表情,目光聚集在林奇身上。

    “你就是林奇?”

    董宗主目光上下打量,显然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部知晓。

    “晚辈林奇,见过宗主!”

    弯腰行礼,从进来到现在,一直站在原地,看女魔头一人表演。

    “恩,你不用拘束,叫你过来,只是跟你确认一件事情,你可认识她?”

    董宗主没有任何架子,显得平易近人,语气也很和蔼,微笑的问道。

    “认识!”

    看向白霜,承认自己认识。

    “你们如何认识?”

    董宗主继续问道,按理说林奇是新入门弟子,怎么会认识白霜。

    “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半年之前,在无垠山脉有过一面之缘。”

    林奇实话实说,内心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准白霜嫁给其他男人。

    “此事是真?”

    这次董宗主朝白霜问道,后者点了点头,承认自己在半年前就认识林奇。

    “白霜,你刚才说跟他有过肌肤之亲,这关乎你的名节,你要想清楚,如果坐实,你知道他要承受什么。”

    董宗主这是在给白霜提醒,一旦坐实这个消息,林奇算是彻底得罪了怀家,结果可想而知。

    连玄羽宗都未必能保得住他,不可能一直派高手时时保护,一旦落单,必定被怀家斩杀。

    白霜咬紧双唇,嘴唇不经意溢出一丝鲜血,林奇看着心疼。

    怀云天露出一丝冷笑,他相信白霜知道如何选择,没有人可以拒绝怀家的提亲。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

    白霜深吸一口气,平淡的说道,似乎放下了什么。

    此话一出,怀家父子相视一眼,看到了一丝轻松,只要白霜还是清白之躯就足以。

    只有林奇,内心在滴血,白霜这是在保护他,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愿意让他得罪怀家。

    “既然白姑娘还是清白之身,我为刚才的话道歉,这是聘礼,还请董宗主给做个主,定下良辰吉日,完成他们的婚事。”

    怀云天说完,拿出一枚储物戒指,光华闪烁,里面摆放大量宝物,作为聘礼。

    “我不同意!”

    女魔头忍不下去了,站起来拒绝,她不同意这门婚事。

    “九师妹,你别在捣乱了,这是白师兄临终前的遗嘱,我们都要遵守,如果违背,这是不孝,你也不想白霜背负不孝的名节吧。”

    董宗主跺了跺脚,这件事情,怀家站在道义上,他们没有理由拒绝。

    白霜在哭泣,泪水滑落脸庞,秀目朝林奇看过来,那种交织的情感,让林奇内心如刀割一般。

    “什么狗屁遗嘱,只是怀家片面之词罢了,还有这个小杂碎,他算什么狗东西,修炼一门邪术,霜儿跟了他,一辈子就毁了,拼了这条命,我也要阻止。”

    所谓的血书,是怀家拿出来,没有任何证人,做不得数。

    “白胜男,你三番五次的侮辱我们怀家,真的以为我们好欺负不成,这封血书,是白大哥临终前亲手书写,你也敢质疑。”

    怀云天愤怒了,拿起血书,拍在桌子上,林奇瞄了一眼,眉头一皱。

    “来啊!我们打一架,看谁厉害。”

    女魔头撸起袖子,准备干架。

    “九师妹,你够了!”

    董宗主手持令牌,朝女魔头碾压下去,见到宗主令牌,女魔头嚣焰一下子被打压的无影无踪。

    “这封血书,的确是白师兄笔记,我已经做过对比,绝对不会错。”

    董宗主看了一眼血书,淡淡的说道,字迹做不了假。

    “字迹是真,血书未必就是真的。”

    林奇这时候淡淡的说道,深吸一口气,他身为男人,就应该扛起一切,不能让一个女人来保护自己。

    “你说什么!”

    所有人目光再次聚集在林奇身上,他竟然敢质疑血书的真伪。

    白霜眼神一亮,不知道为何,她对林奇无条件相信,特别是做任务这几个月时间,没有林奇,他已经死在田伯海手里。

    “我在说一遍,这封血书字迹是真,血书未必是真。”

    林奇继续重申一遍,走到白霜面前,突然将她搂在怀里。

    “霜儿是我的女人,谁敢打她的主意,我林奇跟他不死不休。”

    这一举动,震惊了所有人,连女魔头都愣了,随后拼命的鼓掌,被林奇的举动所震撼。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弟子,敢作敢当。”

    女魔头兴奋的手足舞蹈,董宗主一脸懵逼,怀家父子更是呆滞状态,刚才白霜不是承认她跟林奇之间,只有一面之缘吗。

    “你真的好傻,你以为不承认我们之间关系,怀家就会放过我,你太单纯了,只要我来到这个大殿,怀家就不允许我活下去,放心吧,我会保护你,从此以后,没有人可以在欺负你。”

    刮了刮白霜小鼻子,后者泪水滑落,突然扑进林奇怀里,放声痛哭。

    怀家父子杀意凌然,白霜哭的如此伤心,已经告诉了所有人,她真的喜欢林奇,能甘愿扑在一个男人怀里,不是真的喜欢,谁能做到。

    “还真是狂妄,你一个小小的真仙,扬言要保护金仙,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怀子汤突然阴笑两声,从见到白霜那一刻起,就深深不能自拔,必须要娶到手。

    “你叫怀子汤是吧,白霜是我妻子,从此以后,你要是敢打她主意,我拧断你的脖子。”

    林奇俨然不惧,当着怀云天的面,公然说出这番话出来。

    “很好,太好了,我见识过太多不知天高地厚之辈,但是今天,我还真是大开眼界,小小真仙都敢挑衅我,玄羽宗,真的太好了。”

    怀子汤很生气,处于暴怒边缘,如果能出手,不介意现在就出手斩杀林奇。

    “别说那些没用的,莫欺少年穷,这封血书,我没猜错,这是你们自己虚构出来的吧。”

    对于怀子汤的威胁,林奇无动于衷,这些年遭受的威胁还少吗。

    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活着又有何意义,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这么做,林奇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怀家不可能轻易放过他,纵然娶到白霜,也会调查无垠山脉的事情。

    纵然如此,索性豁出去,彻底撕破脸皮。

    “林奇,你休要胡说八道,这封血书,我亲自验证过,的确是白师兄所写。”

    董宗主也愤怒了,看在九师妹面子上,才一忍再忍。

    白霜是白师兄遗孤,又是天之骄女,林奇算什么,小小的真仙,居然要娶白师兄之女,他看不下去了。

    “董宗主,请看这封血书,你仔细看看,可有什么异样。”

    林奇拿起血书,悬浮在空中,转了一圈,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女魔头看了好几眼,也没看出什么门道,白霜也是一脸疑惑。

    怀家父子相视一眼,从彼此眼神深处,看到一抹冰冷的杀意。

    摇了摇头,董宗主显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