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逃出生天

作者:铁马飞桥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无敌剑魂最新章节!

    百花香主可不管那么多,一番话刺激下来,水无心双眸散发出一丝杀意。

    “别给脸不要脸,我们水师兄是不屑跟你们一般见识,给你们机会不知道珍惜,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抓住,在严刑逼供,看你们还是不是这么嘴硬。”

    水无心不出手,不代表他带来的这一百人也袖手旁观。

    蹦出来的是一直跟在水无心身边的三十郎当岁的男子,指着百花香主的鼻子,一挥手,数百人将她们三人困在了原地。

    水无心没有阻止,他此行的目的,第一是调查九云阵被破一事,第二是检查禁制,是否遭到破坏。

    第三是带回姜雨,回去复命,郑舒元再不济,那也是司马峰弟子,死在飞羽阁,这是司马山庄的耻辱。

    “刷刷刷!”

    三人抽出兵器,准备迎战,数百人围攻,他们三人胜算极低,甚至毫无胜算,但也不能束手就擒。

    “姜雨,不要做无畏的争斗了,你们根本不是我们对手,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这样免遭杀害,到了司马山庄,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三十郎当岁的男子叫北沫,这些年靠着巴结,终于混到了高层位置,这次虽然是水无心带队,但是大部分事宜,都是他来决定。

    “别废话了,出手吧!”

    三人早已抱着必死之心,已经无所谓了,手持兵器,冲入人群之中,开始激战。

    双方实力相差太悬殊,似乎司马山庄想要抓活的,没有下杀手,陷入到了僵持,目的是困住她们三个,直到耗尽元力为止。

    水无心没有理会他们之间的交战,而是从空中掠下,落在了深潭附近,伸手朝潭水摸了下去,眉头一皱。

    潭水被人动过手脚,一张破碎的莽蛟皮还在上面,在深潭中间位置,出现一道细小的裂缝。

    应该有人强行破开了地纹禁制,进入到了深潭下面。

    当着众人的面,水无心双手结印,一道道奇怪的地纹出现,重新将破坏的地方修复,甚至要比以前更加坚固。

    而虚空上的战斗还在继续,百花香主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力竭被囚。

    其他两人也好不到那里去,如果司马山庄的人全力出手,早就死在这里。

    没得到符洛图,司马山庄不可能轻易杀死姜雨,她还有利用的价值,活捉之后,可以借助姜雨的身份,控制飞羽阁。

    水面上泛起了阵阵浪花,波纹越来越浓,像是一道无形的屏障,将这里彻底封锁,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深入。

    姜雨双目露出一丝决然,突然朝深潭落下,打算跟林奇死在一起。

    这时候还没出来,林奇已经凶多吉少,姜雨虽然嘴上不承认,内心早已崩溃。

    水无心似乎意识到了姜雨的动作,大手一摆,姜雨回到了原地,在武帝面前,五品武神,跟弱小的羔羊一样,只能任人宰割。

    继续封印,潭面突然变得光滑如镜,一道波纹都没有了,水无心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嘴角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

    就在水无心要退走的时候,潭面突然出现了波纹,像是有东西在下面游动,类似鱼虾之类。

    谁都知道,这深潭别说鱼虾,连个鸟毛都没有,早就被禁制杀死。

    在潭面下面,只要是任何生物,都被绞碎,那是一座诛杀大阵。

    水无心眉头一皱,往后退了十几步,虚空上的那些人也发现了,潭面刚才不是已经被封禁了吗,为何出现了波动。

    司马山庄数百人,也停止了战斗,将姜雨三人困在原地,不给她们逃走的机会,密切注视潭面。

    时间仿佛陷入到了静止,几千道目光,一起注视,让原本只有一丝波纹的潭面,突然冒起了泡泡。

    “蹦!”

    陡然之间,犹如天崩地裂,整个深潭突然炸开,无数碎石乱飞,直奔紫云谷。

    无数靠的近的武者,都无法幸免,特别是徐鹏,他离得比较近,屁股上被石块炸出一个大口子。

    水流冲天,遮挡住了无数人视线,谁也看不清,到底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水潭炸开的那一刻,两道人影突然从下面窜出来,落在了苍穹之上。

    蹦出来的那些水流,仅仅一个呼吸时间,落到了地面上,深潭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座碎石堆。

    除了深潭不见之外,虚空上突然多了两个人,一老一少,站在一起,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姜雨三人身上。

    “林奇!”

    百花香主一声惊呼,完全想不到,林奇居然出现在她们面前,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因为容貌完全看不到,都被胡子遮挡,身材消瘦,但是双眼却无法遮挡。

    “老阁主?”

    姜雨没有说话,眼神静静的看着林奇,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根本控制不住,说话的还是百花香主,她的年纪最大,当年姜飞羽被困的时候,已经十五岁了。

    “你……你是百花?”

    姜飞羽语气有些哽咽,二十多年了,除了百花还有小时候的模样,姜雨跟玉女香主,早已变了,一时半刻,还不敢相认。

    “是我,老阁主,您终于出来了。”

    百花香主突然扑上去,扑在了姜飞羽的怀里,开始抽泣。

    “好好好。”

    姜飞羽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泪水也模糊了双眼。

    “小雨,还不过来见过你父亲。”

    看到姜雨愣在原地,百花香主赶紧喊了一句,姜雨这才木讷的走过来,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老人,五岁只能记得一个大概轮廓,在她脑海中,父亲一直是那种高大威猛的大丈夫。

    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老人,有些佝偻,身着破烂,放到人群中,跟一个乞丐并无不同。

    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姜雨眼泪模糊了双眼,姜飞羽慢慢的走上去,伸出长满老茧的大手,抹去姜雨的泪水。

    “小雨,父亲对不起你。”

    姜飞羽说完,姜雨扑到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这一刻,她等的太久,太久,终于可以宣泄出来。

    玉女香主走到林奇 面前,也是轻声抽泣。

    “林奇,谢谢你!”

    看着阁主父女团聚,百花香主还是玉女香主,都非常开心,就是止不住泪水。

    “幸不辱命!”

    林奇现在除了元力充盈之外,身体跟魂力,都处于枯竭状态,也是勉强站在这里。

    司马山庄的人傻眼了,姜飞羽竟然逃出来,被人成功从潭底救出。

    水无心面色阴沉,刚才他布置的禁制,轻松被姜飞羽破掉,面对姜飞羽,他毫无胜算。

    “好了,接下来交给为父吧。”

    姜飞羽拍了拍姜雨的肩膀,示意她先退到一旁,强横的武帝气息释放出来。

    被困了二十五年,修为没有退化,反而更盛,达到了七品武帝,而且也顺利参悟到了地纹。

    “司马山庄,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姜飞羽不带一丝感情,冰冷的目光,最后落在水无心脸上。

    他不过一品武帝,在七品武帝的气势镇压之下,身躯发出咔咔的响声。

    “死!”

    虽然林奇没说司马山庄这些年的恶行,单凭刚才围攻姜雨三人,就不可饶恕。

    死字结束,北沫等人纷纷炸开,变成了血水,全部死亡。

    一个字诛杀百人,也只有武帝才有这种本事,远处观战的那些人,吓得浑身一个哆嗦,纷纷退到了远处。

    徐鹏也是吓得屁滚尿流,往后退了好几步,刚才一直站在姜雨不远处。

    “林奇,他就是徐鹏,逼着阁主下嫁的那个徐家世子。”

    看到徐鹏那一副屁滚尿流的样子,玉女香主狠狠的啐了一口。

    “有点意思!”

    林奇目光落在了徐鹏身上,不过没有着急出手,他还在恢复体力,争取让魂力恢复到三成程度。

    看着他带来的人全部死亡,水无心脸色更加难看,在七品武帝面前,他就是一只弱小可怜的蝼蚁。

    “姜飞羽,没想到你真的能脱困。”

    水无心说话了,没有退缩,傲立在原地。

    “司马峰是你什么人?”

    当年姜飞羽被困的时候,水无心还没加入司马山庄,所以没有任何印象。

    “家师!”

    水无心没有隐瞒,司马峰即是他的义父也是家师,双重身份。

    “今天我也不杀你,废掉你的修为,回去告诉司马峰,我姜飞羽回来了,三月之后,我会亲自拧下他的脑袋。”

    姜飞羽气势无匹,七品武帝法则,朝水无心碾压下去,要废掉他的修为。

    “哼,当年家师能困住你,三月之后,一样可以。”

    水无心没有坐以待毙,一样释放武帝气势,想要阻挡姜飞羽的攻击。

    可惜他太弱了,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轰!”

    身体被震飞出去,砸进了紫云谷的峭壁上,口吐鲜血。

    就在姜飞羽要破掉他丹田的那一刻,从水无心身体内部,冒出一层光罩,随后一道人影出现了。

    “姜飞羽,杀我弟子,还轮不到你,三月之后,这个约战我接受了。”

    镜像投影,在水无心身体里面,司马峰留下了一道意念,当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会自动激发。

    这边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司马山庄,正在大殿议事的司马峰,冰冷的说出一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