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那是懦夫

作者:铁马飞桥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无敌剑魂最新章节!

    林奇就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估计也被柳剑给无视了,毕竟境界压制在八品武帝。

    “人是我打的,不要为难我导师。”

    只是轻轻一拂,李芳嘴角就流出鲜血,至于那九名不大的孩子,更是趴在地面上,对柳剑怒目而视。

    这个时候,潘峰从屋子里面走出来,每走一步,伤口都炸开,眉头没皱一下。

    这种毅力,不是一般人能做到,承受极大的伤口撕裂痛苦,迈着艰难的脚步,一步步走过来。

    林奇内心再次触动一下,这十名孩子,虽然有心理残缺,也有身体残缺,但是他们的意念之强,超出林奇想象。

    想要成为一个强者,天赋反而不是排在第一,资源也不是排在第一,意志才是第一位。

    天赋可以后天慢慢培养,资源可以慢慢收集,如果没有意志,再好的天赋,再多的资源,也无法培养出来一名绝世高手。

    潘峰的意志,深深的打动了林奇。

    “果然是你这个小杂种,还不滚过来乖乖受死。”

    柳剑出口就是脏话,让林奇有些不喜,先不论发生什么事情,谁对谁错,单凭柳剑这满口脏话,就让林奇很反感。

    “潘峰,你回去,导师会替你主持公道。”

    李芳呵斥一句,好不容易伤势压制了,在牵扯伤口,岂不是刚才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导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不想连累你们。”

    潘峰性格在坚强,也不过是一个孩子。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会跟人打起来。”

    李芳摸了摸潘峰的脑袋,这十人之中,潘峰虽然性格最暴躁,也是最懂事的一个,出了事情,从来不会畏首畏尾。

    “导师,还是我来说吧。”

    叫朱莉的女孩走出来,刚才就是她跟林徐扶着潘峰回到玄武学府,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午我们去城里一趟,路过岩铁学府的时候,听到关于四大学府一年一度的学艺交流,当时我们只是在大门外逗留了一下,却被他们骂做是狗,这里不是狗该来的地方。”

    朱莉虽然较小,说话声音高昂,跟她这小身板形成了鲜明对比。

    “潘峰上去跟他们理论几句,按照规矩,我们玄武学府,也有资格报名参加这种学艺交流,却被对方一再嘲讽,说我们玄武学府养的都是一群垃圾,一群智障,都是一群低能儿……”

    越往后说,话是越来越难听,其他那些少年紧紧的捏紧拳头,脸上青筋一根根暴起,恨不能上去狠狠咬死岩铁学府的弟子。

    “我不是告诉你们,遇到事情要忍吗。”

    朱莉只是片面说了一些,还未完全描述当时场上的画面,林奇已经能推断出来,必定是岩铁学府咄咄逼人。

    “我们也不想多事,我跟林徐拖着潘峰就要离开,就是他,突然蹦出来,抓住我,逼着潘峰从他胯下钻过去,不然就要非礼我。”

    说到这里,别说李芳还有那些孩子,连林奇都露出一丝杀意。

    辱骂也就算了,还要强迫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说出这种话来,逼着从裆下跨过,这不是侮辱,而是人格羞辱。

    “柳剑,你都听到了,我们学院只是路过你们岩铁学院门口,就遭到毒打,你现在还有脸找上门来,真的以为我们怕了你们不成。”

    听到自己弟子遭人这样欺负,李芳往前一步,气势陡升,哪怕战死,也要护住自己的学员。

    “刚才她说的没错,你们就是一群垃圾,一群智障,一群低能儿,就老老实实躲在这老鼠窝里面,你们自己找羞辱,还妄想跟我学员谈学艺交流,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这群低能儿,早死早超生。”

    柳剑口不留情,每一句话像是刀子一样,在这些孩子身上划过,潘峰拳头紧捏,丝毫不知道,刚才缝合好多伤口,全部崩开。

    “你无耻,你全家都是低能儿!”

    三宝忍不下去了,破口大骂,大智跟他是堂兄弟,低能儿的外号,也是形容大智。

    “我没时间跟你们废话,他打伤我的弟子,今天必须要给一个交代,哪只手掌打的我的弟子,就砍下哪只手臂。”

    柳剑说的非常轻松,指向潘峰,要让他自废一臂,不然今天这件事情休想罢休。

    “是你们的人先出的手,我们何错之有,难道哲石城轮到你们岩铁学院一家独大的程度了吗。”

    林徐站出来,非常气愤,他们一直都是忍让,是岩铁学院的弟子对他们先出手。

    “你说的没错,我们岩铁学府虽然不是哲石城第一,但也比你们这群垃圾优越一千倍,我们打你,那是看得起你们,就应该老老实实伸过来让我们打。”

    柳剑每说一句话,身后跟过来的几名岩铁学府弟子,都昂首挺胸,一副胜利者姿态,目光之中带着挑衅。

    他们都是大家族弟子,从小得到了极好的培养,比玄武学府这十名学员,强大何止千倍。

    李芳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没见过如此卑鄙无耻的人。

    “导师,我们跟他拼了!”

    范哲刚才一直没说话,这时候突然说了一句,一把破旧的长剑出现在他手里,上面锈迹斑斑。

    “哈哈哈……”

    看到这把长剑,岩铁学府的弟子发出哈哈大笑。

    “你这把破剑,估计杀鸡都杀不死吧。”

    站在柳剑身后的一名少年发出讥讽声,这把长剑估计丢在垃圾堆都没有人捡,范哲却当成宝贝一样,护在怀里。

    “你试试就知道了!”

    范哲也不生气,想要走上剑修这条路,必须要沉得住气。

    不出剑则已,一旦出剑,必定是惊天动地。

    “没错,我们何错之有,他们这样咄咄逼人,我们跟他们拼了。”

    张一凡也站出来,捏紧拳头,连胆小懦弱的黄年,都往前走了一步。

    在真正大是大非面前,他们懂得抱团,这一点让林奇非常吃惊。

    星星之火,一旦点燃,足以燎原,前提他们能凝聚成一股强大的能量。

    “一群垃圾也想挑战我们,我一个人就可以斩杀你们所有人。”

    柳剑身后的男子走出来,气息泄露出去,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六品武帝,实力非常不错。

    这样弟子,在岩铁学府一抓一大把,出现九品武帝都不稀奇。

    场上局势一触即发,有可能所有人都要被岩铁学府的人杀死。

    对于岩铁学府的人来说,杀死他们,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加上这些人没有什么地位,死了就死了。

    “算了,我愿意自废手臂!”

    眼看双方就要发生大战,潘峰突然一咬牙,拿出匕首,朝自己的右臂切去。

    用自己的一条手臂,愿意换取他们的性命,值了。

    “潘峰,不要!”

    李芳一声大喝,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其他孩子也是发出惊呼。

    他们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从小一起长大,虽不是亲兄弟,早已胜似兄弟,亲如手足。

    “导师,对不起了,是我的错,才给您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潘峰一脸决绝,眼神之中突然喷射出熊熊大火,目光直视柳剑,欲要滴出血来,可想而知,此刻的潘峰,对岩铁学府恨到了什么程度。

    其他九人,也是满脸杀意,他们奈何不了,如果自己足够强大,也不会被逼到这种份上。

    要用一条手臂,来换取他们的性命。

    而且他们何错之有,对方要这样逼死他们,难道就是因为技不如人吗?

    柳剑嘴角带着冷笑,丝毫没有在意,今天他心情不好,被校长训了一顿,得知自己弟子被人打了一巴掌。

    不问青红皂白,就直接打来了,就是想要发泄一番心中怒气。

    “别磨磨唧唧,赶紧切掉手臂,让我看看,鲜血喷射的样子。”

    柳剑带着刺激的语气,身后几名岩铁学府的弟子,跟着一起嘲讽。

    潘峰咬紧牙关,左手握紧匕首,就要朝下切去,李芳身体一晃,差点晕过去。

    这些孩子跟她自己孩子一样,是她一手抚养长大,死一个都不行。

    “锵!”

    就在匕首快要落下的那一刻,一道气劲出现,将匕首震飞了,潘峰手臂发麻,匕首插入远处墙壁上。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样自残,经过你父母的同意了吗!”

    林奇实在看不下去了,本想一走了之,没想到事情却是这样,如果自己就这样走了,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这些孩子没做错,唯一错的,就是他们生错了地方,才有今日的遭遇。

    穷人怎么了?

    难道就没有尊严,就没有人格,就低人一等,就应该遭受欺辱?

    当然不能,每个人都有选择生存的权利,谁也无法剥夺。

    林奇的问话简单直接,让潘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林奇套用了地球上的名言,用到了这里,非常的合适。

    “我……”

    潘峰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眶红红的,事情已经这样,他也不想自废手臂,可是没有办法,他们太弱了。

    只能通过这种自残的方式,来博取对方的同情,希望可以放过其他学员。

    “大丈夫,生又何欢,死有何益,死不可怕,可怕是窝囊的死,如果你现在拿着刀剑跟他拼命,被人杀死,我绝不阻拦。”

    林奇丢一把长剑在潘峰面前,让他拿着长剑跟岩铁学府的人拼命,这才是男人,这才是大丈夫。

    委曲求全,那是懦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